Lance_白柒_

很难哄,没评没红心就弃坑的那种人渣。

我爱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爱我。

我妈真是好玩,要百分百把握报志愿,要真想让我百分百有把握就报专科好了,相信我报的学校那边会很开心的。帅哥式生气。

[莱瑟]曼督斯学府系列短篇 [6] 学院au

       瑟兰迪尔将手上的工作做完之后,余光便瞥到一颗金色的小脑袋往他的方向张望,动作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而金色小脑袋的主人见自己被抓包,也没多躲闪,大方地走进了办公室朝他的Ada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Ada。”

       只有维拉知道他手心全是汗。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挑了挑眉,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于是他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论文没交上?”“当然不是。”莱戈拉斯赶紧摇了摇头。又向前迈了一步和瑟兰迪尔离得更近一些:“我是来找你,ummmm,一起去用晚餐的。”

       这听起来有点诡异了。

       于是瑟兰迪尔理所当然的想偏了方向:“你是对加里安准备的晚餐有了意见?”

       远在家里的加里安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他抬手揉了揉鼻子。小少爷刚打来电话说不必准备晚餐,所以他正看着刚准备好的晚餐感到有些郁闷。好想辞职啊。

       “不不不,怎么会!”莱戈拉斯做梦都没想到他的父亲会想到这个方面来。而瑟兰迪尔也只是微微颔首,半点调笑也无,看起来极为认真:“是么,那给我一个理由。”

       莱戈拉斯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是阿拉贡他们说,嗯……孤山学院对面开了一家还不错的餐馆。我想去试试看,您有兴趣一起吗,Ada?”太过官方了,话音刚落,莱戈拉斯就在心里懊恼。瑟兰迪尔没有回话,夕阳为他镀上一层金边,莱戈拉斯看着逆光的瑟兰迪尔,突然一阵恍惚,然后瑟兰迪尔的声音轻飘飘飘进他的耳朵里:“……好吧。”

       “但你要说实话,为什么邀请我一起。”

       至于为什么,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四个小时前。

       “维拉啊!我要怎么坦白!”莱戈拉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思考怎么坦白能把损失最小化。在他的想法中,瑟兰迪尔已经发现了他的一切所作所为,只等着他自己落网。

       殊不知自己跑进陷阱的莱戈拉斯焦躁地在宽敞的学生宿舍里来回踱步:“等Ada率先找过来的话我是会死的,真的!”。一旁看了半个小时的金雳揉揉眼睛,扯着嗓门吼道:“嘿!你可以安静下来慢慢想,走来走去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只会让我头晕。”“你完全可以不去看他。”奇力拍了下金雳的脑袋。

       “帮我想想办法行吗,阿拉贡!别以为装死能躲得过Ada       的怒火,他会把你鞭尸的!醒醒!”莱戈拉斯无可奈何地走到阿拉贡的身边,揪着躺在床上装死的人的肩膀奋力摇晃:“醒醒!”

       “你先冷静,莱戈拉斯,金雳其实说的对,你这么着急下去并不能解决问题。”奇力意外展现出靠谱的一面,他的手摸上下巴:“其实我有个想法。”

       阿拉贡瞬间从床上跳起来:“我其实不是共犯,全是莱戈拉斯动的手!如果我把他供出去是不是就不会受到惩罚?”“想都别想,阿拉贡,想都别想。”

       奇力看了眼两个已经有点不正常的人,沉吟片刻道:“我认真的,我有个好主意。”

       和瑟兰迪尔共进晚餐,旁敲侧听下瑟兰迪尔对爱车被划这一件事的看法,包括但不限于如果抓到罪魁祸首会怎么做,然后视情况坦白,不一定能从宽,但餐厅里还有外人,瑟兰迪尔不至于痛下杀手。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奇力忍不住想摸摸自己的头然后夸一句小机灵鬼。

       说实话,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莱戈拉斯勉强地笑着看向他的Ada:“等我们用餐时,我会告诉你的。”

       告诉你我是怎样划了你的车。至于现在就告诉你真正的原因?

       不存在的。活命要紧。

*是的我更新啦哈哈哈哈哈或说回坑就回坑耶耶耶!!!!不出意外的话两章内完结。

*因为本来就是au,容易ooc,所以我超怂的没有多添加心理描写,莱瑟也不是很明显,但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故事而已,这个系列还会有后续的嘿嘿嘿x

*爱你们!

考完了考完了!!!!回坑写文了写文了!!!!!!

【推文】Through Tears and Thorns

我爆哭

白骑士先行一步:

这是一篇2012年的文,讲Damian找到Jason合作,泡池子复活Dick。


无CP,HE,我超级喜欢文中的2和4。


作者:不思


背景主要基于重启前的Batman and Robin,迪克和达米安一直是活力双雄。


——————————


如果一周前有人告诉红头罩,他将与罗宾合作,他会毫不客气地大笑再用枪托揍晕那个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蠢货。红头罩不与蝙蝠家的任何人合作,如果有必要他会利用他们,就像他曾利用蝙蝠侠与罗宾帮他救出思佳丽。但合作意味着对等,意味着情报共享,意味着并肩作战,意味着信任。


红头罩不打算让任何一个跟蝙蝠沾亲带故的家伙侵入他全力构筑起来的安全岛。他曾信任过一只蝙蝠。猜猜他付出的信任让他得到了什么?


所以当三天前他在自己的安全屋里发现不请自到的罗宾时,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抽出双枪瞄准对方的脑袋与心脏。


"滚出去!"他拉开保险,让这句命令更有威胁力。


"我需要你的帮助。"


"没兴趣。滚。"


罗宾接下来的举动却出乎红头罩的意料——他扯下绿手套,摘下万能腰带,撕下脸上的面具。


"我需要你的帮助。"站在那里的不再是蝙蝠侠的罗宾,而是一个手无寸铁的达米安·韦恩。"帮我,要么现在就开枪。"


"我不杀小孩。"红头罩嘶声说,"但这不妨碍我打断你的手脚再打包送给迪基鸟。"


达米安——除了迪克到底还有谁会选择这样的罗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对我做过更糟的事。"他比划了一下胸口正中的位置。"这里缝了八十九针。"


那是一段杰森宁愿不去回想的黑历史。布鲁斯的"死亡"与他的遗言扯断了杰森·陶德最后一根理智之弦。他在失控的狂热中犯下了许多无法弥补的错误。


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


"我不介意再重演一遍历史。"红头罩撒谎道,但却稍稍垂下枪口。"你有五分钟。说完滚。"


达米安看着他,说:"格雷森死了。"


这句话让他有了一个小时。


然后是两个小时。


然后是半个晚上。


在那半个晚上的某一刻,红头罩收起了枪,答应成为罗宾的共犯。小恶魔以他特有的开门见山的方式说明了他的来意:利用复生池让迪克·格雷森复活。这个目的看似简单,但考虑到世上所有现存的复生池都在刺客联盟或者说雷霄·奥古的掌控下,这是一个蝙蝠侠级别的任务,也许还要加上一两个正义联盟的主力成员。


布鲁斯拒绝与塔莉亚交涉,原因显而易见。复活蝙蝠侠的第一任罗宾是要挟他的绝好机会,天知道塔莉亚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红头罩用膝盖都能想到那是以布鲁斯的道德标准绝对无法答应的代价,即使这意味着能让迪克·格雷森再次回到他们中间。看来他不是唯一一个被布鲁斯的道德观背叛的罗宾,这个认知让他莫名地心情有点复杂。


"我与父亲无法达成共识,因此我选择无视他的意见。"罗宾——达米安说,他在解释他为什么向红头罩而不是其他蝙蝠成员求助。"女人不适合完成我计划中的某些任务。蝙蝠人容易失控。这样就只剩下你。"


"你忘了红罗宾。"


红头罩提起的这个名字让达米安脸上闪过一片阴霾。杰森在头盔下挑起眉头,这才注意到后辈小鸟们的分歧居然已经演变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内讧是一回事,但罗宾们不至于轻重不分。救助家人时首先会寻求兄弟的帮助不是理所当然?


达米安眉头紧锁,双手捏成拳头。"德雷克。"他从牙缝间吐出每个字。"他指责我。他一口咬定是我的错——"他顿了顿,"——是我导致了格雷森的死亡。"


红头罩一言不发地看着他。沉默良久,他轻声问:"是你吗?"


男孩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仰起下巴注视着红头罩,片刻后交叉起双臂抱在胸前。"不。他在迁怒。"他简洁地说,随即转移了话题。"你更合适参与我的计划。"他评价道,"杰森·陶德,你缺乏'蝙蝠'的道德观。"他挥了挥手,仿佛那是什么不好的词,"你会在必要的时候做必要的事。"


——————————


第一章正文


第二章正文


第三章正文


第四章正文


第五章正文


第六章(上)正文


第六章(下)正文


第七章(上)正文


第七章(中)正文


第七章(下)正文

复联三剧透预警,正文只有几句话。

"你怎么来的?"

"我不知道。"

"滚回去。"

"……"

"我他妈叫你滚回去,听见没?"

啊,看完之后一直在想,Rum见到Winter会是什么表情。应该会生气吧。

【冬叉】白昼来临 一发完玻璃渣

※失忆梗有
※微意识流辣鸡短打

[一]

      1.流浪猫偷走了我的一片火腿。
      2.玛丽莎夫人免费给了我一个奶油面包。
      3.我曾送给Steve一盒油画颜料。
      4.我的名字是James.Buchanan.Barnes。

[二]

      Bucky在皱巴巴的记事本上写下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墨水刚好用完。
      于是他取出了笔芯放在桌上,就着从窗口泄入的月光翻阅着曾经一笔一划写下的所有记忆。像是巨龙清点着山洞里的珠宝,确认它们都还在自己身旁。
      越翻到前面,越想不起来。

      事实证明九头蛇的洗脑技术没有那么发达,副作用明显而又低级。

      Bucky在想起的同时也在遗忘,譬如前一秒他想起了布鲁克林某一天的阳光,下一秒他就忘记了九头蛇的某个任务。
      庆幸的是他忘记的都尽是一些不该出现在他人生里的,而记起的则都是遗失的美好。
      这很好,Bucky想。
      在丢弃黑暗的同时拾获光明,有谁会觉得不好呢?

[三]

      Bucky吃完了最后一块华夫饼,劣质的口感和不合时宜的糖分充斥了口腔。
      而他不动声色咽了下去,确定自己的肚子算是被填饱了之后,没有再伸手去拿下一块。

      生活真的很好适应。

      他已经不会习惯性在阴暗处藏匿,甚至还偶尔会去买报纸,将有关于美国队长的部分剪下来夹在记事本里。
      就比如他在房间里偶尔也会开灯,窗帘不再他离开时也紧紧隔开阳光,他甚至开始觉得,蓝莓口味的冰淇淋很好吃。

      如我所说的,生活真的太好适应了。

[四]

      "My Winter。"

      Bucky的大脑里忽地响起这么一个声音。沙哑低沉,紧接着是熟悉的疼痛感,以波纹地形式扩散开来。

      这让他罕见地皱起了眉,因为疼痛。但更多的是因为这个不时在脑海里响起地,如同隔了千山万水,隔了一整个世纪传来的声音。

      会是谁呢。

      他想。

      管他是谁呢。

[五]

      难得的好眠。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阳光正好从朝东开的小窗口里艰难地挤进来,敲醒Bucky支离破碎的梦。

      梦里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阴暗的房间里也跟着沉下去。

      他甩了甩头起床漱口,从兜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清点完数额后决定去吃一个玛丽莎夫人新鲜出炉的奶油面包。
      他几乎都要隔着房门闻到楼下面包店里飘来的香味。

[六]

      "你的奶油面包,Jimmy,以及一张今早的报纸。"
      玛丽莎夫人朝Bucky挤了挤眼,抛出一个不大妩媚动人的wink。随后她将面包和报纸递给了站在柜台前等待的Bucky。

      "你的偶像美国队长一如既往地英勇,所以这份报纸是我送给你的。"
      "谢谢。"Bucky接过面包和报纸,摸出一张纸币递过去,将报纸折好收进怀里。

      他咬了一口面包,奶油夹心还是过于甜腻,小麦制成的面包也依旧口感粗砺。

[七]

      Bucky把还剩一半的奶油面包放在桌上,从怀里将留有体温的报纸拿出来,准备剪下关于Steve的部分。

      然后他看到那张黑白的照片,因为印刷而显得模糊不清,但仍能看出那个男人倔强的嘴角和狠厉的眼神。
      只是他觉得,脸上不应该有哪些可怖的烧伤。

      为什么不应该有呢?

      Bucky忽然听到那个声音。

      "My Winter。"

      一切忽然清晰明了。
      昏暗的房间,笑着的男人,抚上头发像在安抚狼犬的手,琥珀色的眼睛。

      以及那个和报纸上一样的名字。

      Brock.Rumlow。

[七]

      James.Buchanan.Barnes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属于Winter Soldier的声音。

      破茧而出,嘶哑地低泣着,喃喃着那个名字。

      好吵啊。James.Buchanan.Barnes苦笑着想,然后随手抹了一把脸,发现手上莫名其妙一片濡湿。

[八]

      黑暗几乎要将他覆灭。

      Winter Soldier的部分慢慢地,慢慢地苏醒,终于和James.Buchanan.Barnes,像是水和水相融在一起。

[九]

      就在Brock.Rumlow随着一团无趣的火而化为烟尘的那一刻。

【一个脑洞】[冬叉]我是认真地想谈恋爱。

Bucky想谈恋爱了。

或许是因为春天到了,熊的冬眠结束导致了他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激增,也许是因为不甘心独自一人孤独发福,又可能是因为今天吃的那块三明治像极了他印象中Rumlow的手艺。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的大脑没有去深究原因便得出了结果——想谈恋爱了。

那么问题来了,和谁呢?

Bucky想起来Rumlow曾经偷偷递给他的那一块糖。绿色的,融化后又凝固起来,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形状。
他发誓,他只是突然很怀念那个味道。
所以他想和Rumlow谈一场轰轰烈烈的你做饭来我吃完的恋爱。

对此,妇联众人有以下表示。
罗大盾:"??什么,你要和Rumlow,那个交叉骨谈恋爱??天…Bucky,你真是…你没必要为了套出九头蛇残党的消息而做到这种地步的……"
Bucky:"???"
托尼屎大颗:"我们的小胖子学会动脑而不只是动嘴了——字面意思。按cap所说的,这是个好主意,我支持你。"
Bucky:"???"
寡姐:"well……如果你硬要这么做的话,只不过可能需要花费比较久的时间,但能挖到的消息也的确更多。"
Bucky:"???"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于是Bucky找到了Rumlow。

"和我谈恋爱吧。"Bucky用尽全身解数试图让眼里的真诚实体化,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戴着墨镜低头抽烟的Rumlow。

"谈你妈。"
抽烟的男人头都没抬一下。

啊,今天的恋爱之路也十分艰难呢,巴恩斯先生。

【莱瑟】记录一个脑洞

【一】
莱戈拉斯已经忘了阳光的味道了。

他不太记得糖果有多甜,温暖干燥的被子覆在身上时会有多让人昏昏欲睡,以及吃下一顿饱饭时,胃里长出一棵树般的满足。

他蜷缩在黑暗潮湿的地下室一角,捡了颗碎石子,往墙上划下正字的最后一笔。

不论他怎么掰着指头算,三年的时间从他的指缝中流出。

已经三年了。他动了动冰凉的手指,带动了手上的伤,铁链叮啷响了一声,继而一切归于沉静。

【二】
瑟兰迪尔屏住呼吸,手里的枪因为握得太紧太久,沾上了些许他渗出的汗,当他撬开锁将门推开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骨骼纤长的小男孩抖得像个筛子,惊恐地看着破门而入的他,头发脏乱又长,垂在肩上。不难想象那金发之前有多么柔软。

他松了口气,终于垂下了手将枪收好,犹豫半晌脱下了外套。为了避免惊动莱戈拉斯导致他做出过激举动,他走得很缓,身后的队友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一动也不动。

莱戈拉斯感觉到了光芒,从外面渗入这狭小的房间,紧接着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不会有事了,我是来救你的,乖。"

瑟兰迪尔的口气有着显而易见的生硬,哄小孩对他来说并不是家常便饭。

身体只是僵硬了几秒便放松下来,莱戈拉斯想闭上眼享受阳光的味道,却又舍不得,害怕错过眼前人的每一个表情,害怕一闭上眼,这场梦便到此为止。

【三】

"你决定好了?收养?"
埃尔隆德穿着警服的模样十分干练,眉头蹙起,看怪物一样的眼神落在瑟兰迪尔身上。
而瑟兰迪尔穿着警服时总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威压,他神情漠然,望着躺在病床上沉睡的莱戈拉斯微微颔首,继而将视线转移到埃尔隆德身上,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一个可怜的孩子,他的案件我想我没必要向你重复。"
他顿了顿。

"所以是的,收养。"

"他需要一个能够为他提供帮助的人,而我正好缺一个理由。"

【四】
莱戈拉斯知道自己在哪儿,浓浓的消毒水气味让他想要吐出来,他闭着眼睛,耳边是滴滴答答的仪器以及液体滴落的声音。

他听见那个在他重见天日时的声音,清冷孤傲地。

"这个孩子会在出院后办理手续,我会成为他的监护人。"

莱戈拉斯忽地感觉眼眶有些温热,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装作睡得很沉的模样。

【五】

正式开始写大概是在下辈子。

大致就是莱戈拉斯因为上一辈的恩怨情仇被坏人囚禁殴打三年之久,瑟兰迪尔是警察,救了莱戈拉斯,并且为了某个目的收养了无亲无故的莱戈拉斯,最后养出一条小狼狗,还咬人贼拉疼的故事。

_(:з」∠)_

写在后面:
其实我经常上阿福看的,偶尔看到有人给自个儿点了红心或者推荐都一阵脸上臊得慌,满心都是mmp让你坑文!
这么久没发东西有掉粉也有人不嫌弃给点个关注,分外感谢【一鞠躬】
我是那种一段时间文力很足爆肝三万字不在话下,但过了那段时间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画画的状态,最近颇忙,等老子毕业了就爆肝三万字莱瑟给你们看!【?】

啊,我一定会回圈的,一定一定x

【莱瑟】记录个脑洞

※一些莫名出现在大脑中的片段。
※大概写完脑洞是下辈子的事了。
※吸血鬼莱x神父瑟
※_(:з」∠)_晚安!


"你对他的感情…至于这么执着么。"
"执着到背叛神的地步。"

——

瑟兰迪尔一盏一盏地灭了祷告厅的烛火,走到教堂的门前,看着无声飘落的大雪计算着这个冬天什么时候能够过去。
就那么一眼,让他看到了雪地里的婴孩。

裹着黑色的棉布,几乎快被雪完全盖住。

经常会有无力抚养孩子的人偷偷将新生儿送到教堂门口,瑟兰迪尔处理这种事早已有了经验,他走到那婴儿旁边拂去布上的雪花,四处张望了半晌,没有发现应该躲在一旁偷看的父母。

这么冷的天,也不守着孩子等人捡走,看来是没打算让这孩子活下来。

瑟兰迪尔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已经想好了将这个浑身冰凉的孩子葬在何处,一低头不期然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眸。

——
"吸血鬼被神父触碰却没留下伤口?倒是罕见。"

"他是被神眷顾的堕落者。"

埃尔隆德为瑟兰迪尔打来一盆热水,就着微弱的马灯灯光仔细端详着他怀中不哭不闹,却也没睡着,只圆瞪着眼的孩子。

——

"杀了他!杀了他!"

瑟兰迪尔垂着眼,脸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寒风卷起他的发丝,淡金色显得有些脏而凌乱。

又是一个冬天。

"请原谅我来晚了,父亲。"

——
"你说过他是被神眷顾的堕落者。"

"那么我就要做神。我要将他从堕落的深渊救出来。他不再是堕落者,我亦不再是神。没有背叛,没有信仰。"

——

"值得。"

[莱瑟]曼督斯学府系列短篇 [5] 学院au

※写在前面。最近这段时间在集训,老师挑中了我去北京,但我还在犹豫去不去。
如果去的话,肯定就和lof无缘了,但即使不去,更新也会很慢很慢很慢。
去的可能性比较大,还有一个星期去,在这之前我尽量完结,不然就只有再见了x谢谢大家看完我的屁话,非常感谢大家能看我的文。非常感谢。

[五]

一定不能暴露。
这是莱戈拉斯听到那句话的第一个想法。

Ada今天的领带是我去年圣诞节送给他的那条。
这是莱戈拉斯听到那句话的第二个想法。

他看着蔓草暗纹的黑色领带愣了愣神,方才作出一副自然的模样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果断的摇了摇头。

瑟兰迪尔微微颔首,锐利的目光几乎让莱戈拉斯即刻挥白旗交代一切。就在他有一次思考起坦白是否从宽时,瑟兰迪尔移开了目光。

"你帮我留心一下最近是否有学生对我有怨言。"瑟兰迪尔顿了顿,"貌似奇力最近因为我布置的论文很苦恼…"莱戈拉斯暗自松了一口气,有些结巴地接下了他的话:"umm…也不至于,您知道奇力一向都不怎么擅长写论文……他对谁布置的论文都很苦恼。"
瑟兰迪尔点了点头,暂且放弃了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莱戈拉斯怕言多必失,连大气也不敢出。

"那…我先回卧室了…"莱戈拉斯看了眼手表,时针和分针恰好形成一个完美的直角,九点整。
瑟兰迪尔只是瞥了他一眼,又重新看向课件:"嗯。"
"那么,晚安,Ada。"

——

正在整理论文所需资料的奇力昏昏欲睡之中被一巴掌猛地拍醒,他吓得一个激灵,直接蹿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金雳适时地发出几声粗犷的嘲笑。

"莱戈拉斯!你发什么疯!!!"奇力捂着差点被吓出胸口的心脏处,接着又揉了揉被拍得生疼的肩膀,皱着眉不满地质问道。
莱戈拉斯丝毫没有在意好友的控诉,仍旧抑制不住兴奋的神色:"你的方法似乎管用了!Ada接受了那束花!"

"……等等,你送花给瑟兰迪尔教授,还是玫瑰花?"

金雳夸张地张大了嘴:"而你居然没被你送的花糊一脸?"
自动忽略了话中的一丝嘲讽,莱戈拉斯不住地点头:"他看起来心情不错,我或许应该趁热打铁再送些什么?"

奇力打了个哈欠,道:"不如你先送我一份论文,天啊,瑟兰迪尔教授布置的论文简直是要命。"莱戈拉斯闻言撇了撇嘴:"谁布置的论文对你来说都是要命。"

金雳适时地发出了一阵嘲笑。

他咳嗽一声接着说道:"阿拉贡呢?我听奇力说这坏事儿是你们两个合伙干的?"

就在这时,阿拉贡推门而入,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倒在了床上,发出长长一声叹息。奇力凑过去一屁股坐在阿拉贡背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又慌忙跳开躲在了莱戈拉斯身后。
然而半晌没有动静,阿拉贡脸朝下把整个人埋进了床。奇力和莱戈拉斯对视了一眼,莱戈拉斯便走上前拍了拍阿拉贡的肩膀:"发生了什么?"

不问还好,阿拉贡闻言又是一声长叹,沉默片刻后闷闷地说道:"瑟兰迪尔教授找我谈话了…"
他转过脸,充斥着悲伤的蓝眸紧紧盯着莱戈拉斯:"他居然问我知不知道最近班上谁对他有怨言。"

"这没什么,"莱戈拉斯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昨天也问我了。"

言毕,莱戈拉斯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按理来说,瑟兰迪尔昨天和莱戈拉斯说起了奇力,那被叫去问话的应该是奇力才对,总之不该是看起来无辜又可谓乖巧的阿拉贡。

莱戈拉斯脸色有些微妙地看了一眼奇力,而奇力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从未收到过瑟兰迪尔喝茶的邀请。

维拉啊…

莱戈拉斯痛苦地捂住了脸。